夫妻关系存续期间,如何确定一方所借债务?

发布时间:2020-04-23 14:37:00

夫妻关系存续期间,如何确定一方所借债务

近年来,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和网络信息时代带来的观念变革,人们对婚姻的期待已不再像过去那样传统和坚定,分离、分离和结合也很正常。

离婚纠纷涉及两个核心因素:一是共同财产和债务的处理;二是未成年人监护权和探视权的分配。

其中,前者争议,随着社会的发展,离婚时,一方突然提出共同分担未知债务,即使离婚后,第三方也会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一方签署的借款单起诉另一方,这也给离婚案件的处理带来了困难。济南离婚律师结合《婚姻法》及其司法解释,结合自己办理的实际案件,对这一领域的情况进行分析。

然而,在庭审中,面对我们的质疑,张某及其律师无法解释将要收取的160万元以及孙某如何筹集160万元现金。

终,由于张某无法明确说明160万元的用途,而直接借来的160万元现金有违常理,终法院并未认定该债务属于共同债务,且张某有婚外情,他也较少被分成部门的共同财产。

老人于2011年10月离婚。离婚时,前妻谢某(再婚)与老人约定,将张姓老人名下的房产(婚后购买,2011年11月转让)返还给老人,定金返还给谢某,不承担连带债务。

之后,谢离开惠州,失去了联系方式和消息。2011年12月,老人收到惠州法院的传票。吴某持有谢某在张某与谢某结婚期间欠下的13万元债务,保存了张某的房产。他认为这是夫妻共同的债务,要求张某承担连带的还款责任,更何况在统一法院,还有4起债权人拿着谢某的收据来收款的案件。这个数字接近一百万。对于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来说,这是一个晴天霹雳。如果此案败诉,不仅他的毕生积蓄将被掏空,而且他很可能将余生用于偿还债务。老人咨询了当地和广州的律师,得到了同样的答复,大多数人认为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,应该承担连带责任。

济南离婚律师接手此案后,通过调查分析,发现对方的起诉书存在巨大漏洞。可以说上帝保佑我。也就是说,谢某向吴某借钱时,说是在给父亲治病,收据上写了好几次。

所以在庭审中,我们坚持认为原告吴某明知该债务属于谢某的债务,不用于家庭生活,在以前的债务未清偿的情况下,继续将该债务交给谢某。吴某也有过错。

《婚姻法》第十九条:夫妻可以约定,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和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,归各自部门共有、共有。

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,适用本法第十七条、第十八条的划定。

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和婚前财产的约定,对双方均有约束力。

夫妻双方同意返还自己在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,第三人知道夫妻所欠的债务是夫妻所拥有的财产。

那么既然本案的举证责任是原告是否仍然是被告呢?在庭审中,原告律师坚持自己是被告,甚至办案法官也认为被告在一开始就应该提供证据,但济南离婚律师认为,举证责任必须由原告承担,被告提供证据是不可能的,也是不必要的。

终,法院采纳了济南离婚律师的意见,判决原告败诉,从而成功地将老人从天江“百万”债务中解救出来。济南离婚律师也履行了执业之初所作的“不为皇帝歌功颂德,只为老百姓捍卫真理”的誓言,真正实现了法人的价值。

结合以上两起案件,综合来看,该部门人士对法律认识片面,认为只要存在夫妻关系,一人签字的期限构成债务就是连带债务,这是错误的。

因为除非双方签字,或者可以确认债务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,否则终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。

建议部门的违法者不要冒险,否则他们会失去妻子和士兵。他们不仅要赔钱,还要承担良心的谴责和相应的法律责任。